《扬眉出剑》第四十七章 午夜凶杀案告破

《扬眉出剑》第四十七章 午夜凶杀案告破

“哎呦,妈呀!死尸!还是白人女尸!”一天清晨,一位北京老大爷提笼架鸟遛弯,来到东便门外城墙根的“狐狸塔”下,这里灌木丛生,林木茂密,常有狐狸出没,被北京的外国人称为“狐狸塔”。一阵阵恶臭传来,老大爷本以为是狐狸的骚味,没想到是一具穿着典型英格兰花格子连衣裙的白人女尸,引来无数群团苍蝇嗡嗡觅食,他吓得跌了一跤。

他的惊叫引来了不少人围过来,看到女尸后,纷纷捂鼻子。“赶紧报警!”有人说。

市公安局接到了报警,还是外国人的尸体。引起了重视。赵万刚是燕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会外语,因此,负责了此案的侦破。

其实,这座塔不叫“狐狸塔”,而是燃灯佛舍利塔,建于辽代,清康熙十八年(1679年)因地震塔身倾圮,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重建。为砖木结构,密檐实心,八角形十三层。塔刹顶端的铜镜颇大,重达五千克。铜镜为圆形弧面,凹弧面有子弹射击的擦痕(是八国联军对古塔的破坏)。因东便门外这一带荒芜,杂草树木丛生,狐狸、野兔、蛇等小型野生动物泛滥成灾。

法医尸检结果表明,是三处刀伤,导致血液流尽死亡。两处捅进肚子,一处割在颈动脉。由于尸体高度腐败,估计死亡时间有半年之久。女性年龄在22—25岁,身高1.68米,橘黄色头发。高跟鞋是红色的,有一只断了跟。

赵万刚查阅了北平旧警局档案,发现了1949年2月间英国使馆外交官的女儿帕梅拉失踪。案宗显示,有人听到女人呼救声,有人看到在盔甲厂胡同口一个白人年轻女性被一个蒙面男人砍了三刀,男人跑了。但是,奇怪的是,尸体却不见了,人只能按失踪处理。赵万刚查阅当时的大小报刊,赫然醒目的标题:“午夜北平凶杀案”!“恶土凶杀案!”“白人女子被杀,尸体离奇消失!”“年轻白人女子午夜被杀藏尸难觅”“凶杀,英国外交官女儿尸体未找到”等等,不一而足。而且,此案外国报纸也连续报道,轰动一时。

英国使馆一直在抗议未能破案。但是北平旧警局属于瘫痪状态,旧警察尸位素餐,无力破案,让这桩轰动的“北平午夜凶杀案”,一直没有告破。

赵万刚通知英国使馆来认尸体,英国使馆代办处的一秘杰夫鲍威尔携夫人艾玛在几位工作人员护卫下前来认尸,50多岁的杰夫夫妇俩抱着尸体痛哭,确认是他们的爱女帕梅拉!他们强烈呼吁我公安人员尽快找到凶手,严惩凶手,为他们无辜受害的女儿报仇!

国际案子,发生在北平,各国记者十分关注,纷纷追踪报道。能否迅速破案,也是对新中国成立后的北京市公安局的考验。

当时在北京,外国人并不多,只有3000人左右,北京的总人口有二百多万。外国人居住区在东城区,离东交民巷几个街区,就是另外的一个老外群体,是被官方忽视的存在。他们是些罪犯、难民、醉汉、、毒贩,在北京形成了一个像香港的九龙城那样的三不管地带。被外国人称为“恶土”。高峰和乔剑决定让赵万刚先乔装侦查一番。

赵万刚这次乔装,不是收破烂的,而是绅士,头戴白色礼帽,身穿白色西装,鼻子上架着金丝眼镜,手拿一柄拐杖,典型的英国华侨打扮。来到这片外国人的“恶土”。这片“恶土”,北起传统美食街苏州胡同,南至高约十八米、宽约十二米的鞑靼城墙,西抵哈德门哈大街,与使馆区隔街相望。1920年以前,此地不过是一片无人理会的荒地,只有那些守卫北平各国公使馆的外国士兵在此列队操练或训练马匹。后来,此地的中国房东把它们出租给外国侨民;后者则开办舞场、廉价酒吧、窑子、低等旅店和餐馆。这些外侨大部分是无国可归的白俄,十月革命后来到中国。还有来自各国的生意人,下层阶级人士。也有不少来中国“淘金”投机者。盔甲厂胡同就是这片“恶土”的中心。

站在盔甲厂胡同口,赵万刚感受到这里洋溢着一股咖喱味道和咖啡的味道,这是北京老百姓居住区没有的。赵万刚走进了一家伯克利咖啡馆,门脸不大,里面有十张小圆桌子,每张圆桌配两把金属高靠背椅子。可容纳20人左右。典型的英国咖啡馆风格。不仅为顾客提供热咖啡、饼干、蛋糕等美味的茶点,还为顾客的狗狗们提供“狗狗专用茶点”,芝士骨头饼干,烤鸡味小松饼,狗狗咖啡等均有供应。独特的下午茶文化,不再是单纯的红茶松饼,更多的人会选择一份甜点、一杯咖啡,在咖啡馆里度过下午茶时光。

赵万刚坐下,点一份甜点,一杯加奶的白咖啡。要了一份报纸,看了起来。一天、两天过去了,没有什么发现。这里来来往往的外国人很多,特别是到了晚上,咖啡屋变成迪斯科小舞厅,屋内屋外,随着音乐响起,外国青年男男女女来蹦迪跳舞的很多,以白俄、美国人、意大利人、英国人、法国人等居多。

第三天,他还坐在相同位置看报纸,喝咖啡。一位红头发年轻白人女性前来搭讪,问:“Doyou have a lighter?(借个火)”女子穿紫红色花格子连衣裙比较旧,一双红皮鞋却比较新。蓝眼睛,高鼻梁,身材高挑丰满。俄国口音,英语比较生硬。

赵万刚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点着了,女子凑过来,点烟卷,然后坐了下来。“Thanks.May I sit down?”

这个红头发女子非常感兴趣这个话题。表示知道,但是需要赵万刚为她叫一份咖啡和一份甜点。赵万刚喊来服务生,添加一份咖啡、甜点和红酒。红头发女子很高兴,吃着,喝着。然后用生硬的英语介绍了她自己,叫冬妮娅,白俄人。她描述了她所看到一切。在半年前,一个夜晚,她在酒吧里,隐隐约约看到女子帕梅拉就是在这个咖啡馆门口前被一个蒙面男子捅刀杀死。听到呼喊救命,大家出去帮助,那个捅刀的男子用小型喷雾剂向大家喷了一种药雾气。所有人都倒下了。再醒来时,大家似乎什么都忘记了,女子尸体也不见了。地上只有几滴血迹,和一小根断了的高跟鞋鞋跟。听说,女子尸体如今被发现了。他们很期待人民公安找到凶手。

听懂了赵万刚的英文提问,这个白俄女子说:“Why should I tell you? What for?(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图什么?)”

赵万刚明白,这个红头发女子一定知道什么,她暗示要钱。赵万刚把兜里的钱都拿了出来,大约有三十块大洋。这是赵万刚申领的活动经费。装扮绅士,没有钱可装不像的。这片“恶土”通用货币是银元,也流通美元、英镑。人民币在这里“不好使”。

冬妮娅这个白俄女子伸手要拿。赵万刚用流利的英文说:“如果你真知道这个男子的下落,这些钱,你全拿走。如果不知道,顶多给你一块!”

冬妮娅只拿了一块大洋,站起来走了。不过她说:“followme,please.(请跟我来)”

赵万刚把钱收起来,结了账,追出门去,发现红头发女子向胡同深处走去。他追上了她。问“去哪里?”

正说着,拐角处隐藏的几个白俄男子饿虎扑食一般,袭击赵万刚,原来红头发白俄也在玩“仙人跳!”但是,他们选错了对象。赵万刚用手中的拐杖,三下五除二,把这三个白俄男子打得满地乱滚,疼得通通爬不起来。红头发女子要逃跑,也被赵万刚用拐杖拦住。说:“Stop!Tell me what you know about themurder!(站住,告诉我这个凶手的下落!)”

赵万刚放了红头发女子。回到市公安局汇报了发现,并发动片警寻找美籍华人熊先立。很快,片警提供了熊先立的住址。就在那片“恶土”之内。

乔剑安排人将熊先立监视起来。这里不是使馆区,动用了无线电监测车,监测到这一带有无线电信号偶尔发出。高峰也从情报站得到消息,美国中央情报局早就派遣一个远东情报组潜入北平市内,并携带电台在东城进行秘密活动。

抓还是不抓?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抓了他却没有证据,万一找不到电台,就麻烦了。不如把他当鱼饵,放长线,钓大鱼。”有的说:“必须严防特务分子趁机进行恐怖活动。要抓起来,才能破案。”

赵万刚说:“只要给冬妮娅好处,她就会出来作证。也许,还有其他目击者恢复了记忆,愿意出来作证。人证和尸体都有,就是凶器没有,也许藏匿在熊先立家里。如果找到,证据链就完整了。美国方面抗议也没有用。还有,万一找到了发报机,证明他是特务,在中国的土地上搞颠覆活动,向国际公开证据,那么,美国只有丢尽面子,颜面扫地,为我国树立好的国际形象!”

乔剑考虑再三说:“马上抓捕,出了事,我负责。”当天晚上,赵万刚带干警去抓捕时,蹲守的片警说,熊先立没有在家,屋里没人。很可能去咖啡馆了,他每天晚上都去咖啡馆,或去,或去消费。于是,便装的赵万刚走进咖啡馆,但是,未发现熊先立的踪影,难道他得到消息提前逃跑了?

正在思索中,冬妮娅认出了赵万刚,热情地给赵万刚一个拥抱。一股廉价的香水和狐臭味,让赵万刚毫无“受宠若惊”之感。问:“Where is Mr.XiongXianli?熊先立在哪?”

赵万刚坐下,等了一会儿,发现一个穿浅灰色西服中等个子黑头发小眼睛的华裔男子,携一位中等个子丰满的白人女子走进了咖啡馆。他要了两份热饮和甜面圈。就在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在咖啡馆一个角落的赵万刚,悄悄让冬妮娅确认,冬妮娅点点头此人正是熊先立。

为了不影响其他外国人享受咖啡馆欢愉的社交气氛,赵万刚付账走出了咖啡馆,示意干警他们耐心等熊先立出来。熊先立在咖啡馆大约逗留了一个小时。没有和任何人交流,只是低头看报纸。而在座的外国顾客,似乎都对他敬而远之,对这个凶手有所忌惮。

后来,熊先立结账后,离开了咖啡馆。赵万刚跟了上去。在胡同里,熊先立敏锐发现有人跟踪,立即掏出手枪,瞄准赵万刚就扣动了扳机。赵万刚迅速躲在电灯杆子后面。可巧的是,熊先立手卡壳,连扣动几下都未发射。埋伏在旁的干警一拥而上,抓捕了美籍华人熊先立,带回局里审问。

考虑到中美关系,事关重大,市局副局长高峰也赶到,和乔剑、赵万刚一起突击审讯。熊先立料定公安手中无证据,态度强硬,拒绝交代,并且说:“我要控告你们,非法扣押美国侨民。”

高峰说:“我们有证人,你杀了英国使馆人员的女儿帕梅拉,不过证人,明天上午才能和你对质。你在咖啡馆门口前杀了人,很多人都看到了。你为什么要杀人?”

熊先立拒绝回答。他要找律师,要找代办。审问陷入了僵局。此时,大队长乔剑脑子里也没有头绪,但他知道只有找到了证据,熊先立才会承认。

乔剑和赵万刚商量一下,立即直奔熊先立家中搜索,一个角落都不放过,但屋内东西很多,他们找了两个小时也没有发现线索。“这样找,等于大海捞针!”乔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再过几个小时天亮了,如果再找不到证据,那就只能先放了熊先立。就在大家很着急的时候,赵万刚在熊先立的床头的枕边发现了一本旧书。他拿起那本书,每一页仔细翻查。在倒数第2页里,放着一张纸片,仔细端详正是中情局颁发给熊先立的委任状,并且还是用中英文对照写的。任命熊先立为远东情报组组长上校。继续搜索,在天花板内发现了一部电台。电台底座还贴有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专用字样。原来,这个电台就是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徐宗尧说的上一任保密局北平站站长王蒲臣在郑介民的授意下藏的那个秘密电台。第八部电台,就这样被找到了。美国远东情报组和保密局北平站居然有这么紧密的合作关系!在床底下一个箱子里发现了匕首和几盒避孕套,还有一个橡胶玩偶,供熊先立发泄之用。这个匕首,可能是杀害英国年轻女子的凶器。

天亮了,赵万刚找到了红头发冬妮娅请她来作证。开始,冬妮娅不愿意,但是听说公安抓到凶手,作为目击证人还有丰厚奖励,最终还是同意来作证。在人证物证面前,熊先立不得不低头,承认王蒲臣在撤退北平时,把一部电台交给了他,他不仅给美国中情局发情报,更主要的是同时也给台湾郑介民发一份。至于为什么要杀英国女子帕梅拉,他说因为探测到英国要和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建交的意图和动向,美国方面命令他出面阻止,他就暗杀英国外交人员的家属以此为恐吓。他外形是中国人,嫁祸中国人,或。选择在咖啡馆门口动手,对外国人都造成震慑,给政权带来负面影响。他承认,他就是用那把匕首,两刀捅了帕梅拉腹部,第三刀割断了她的颈动脉。他用汽车抛尸东便门外的灌木丛里。

至此,轰动一时的“北平午夜凶杀案”告破。后来,英国作家保罗法兰奇据此写了一部小说《午夜北平》,乃是后话不提。

第八部电台被找到,徐宗尧知道后,很欣慰。显然,这部电台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证明辜梁是诬告。但是,由于关键人物秦应麟没有下落,徐宗尧和池峰城将军还需要待在监狱中,被审查、再审查,迟迟不能释放。

改造,“让姐妹们站起来”,是又一项政治任务。北京的前门外大栅栏一带,是有名的红灯区,这个地区占地面积很大,分布着三百多家大小妓院、青楼、茶室、歌舞厅、戏园子、餐馆、饭店、旅馆、赌场、和专门训练小姑娘的戏班,如。“清吟小班”“清韵班”、“丝竹班”、等等,这些戏班训练被卖身过来的小姑娘琴棋书画,有了技艺后,再高价卖给妓院,成为一流或二流娼妓。其中,八大胡同最为有名。“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其中陕西巷子有名妓赛金花曾待过的上林仙馆和怡香院,终日门庭如市。八大胡同中曾轰动一时的另一名妓是小凤仙,她协助蔡锷逃离北京逃脱袁世凯的追杀,创造出青楼女子和历史上令人景仰的护国将军缠绵动人的世纪之恋。而到这里当的,大多数是因为贫困,被卖到妓院的。她们生活在社会底层,过着非人的生活。

乔剑让赵万刚协助宣武派出所负责管理一百多的改造,正好调查一下桃红,辜梁交代的段云鹏、池峰城、徐宗尧曾密谋潜伏,桃红在场,情况是否属实?有什么细节?有什么情况有助于证明池峰城、徐宗尧是假起义真潜伏。

乔剑说:“组织上正考虑把你的关系从国办秘书局正式调过来,一旦关系调过来,提拔和任命很快就下来。这也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你知道,我曾在和打交道的栽过跟头,你作风正派,工作严谨,相信你一定能做好这个工作!”

就这样,赵万刚来到了改造的岗位,第一次给100多姐妹们讲话。他说:“姐妹们,让姐妹们站起来,杜绝卖淫等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毒瘤、实现妇女解放、男女平等,这是党中央、北京市委提出来的,这项工作受到国内外关注,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进行改造,是让你们脱离苦海。然后培训你们劳动技能,争取成为新人,过上幸福生活。”

们对这个英俊的文质彬彬的干部,非常有好感。但是,她们不相信他的话。有的说:“啥幸福生活呀?不就是要把我们强行配给煤黑子和伤残兵吗!如果这样,我们宁愿死,宁愿还当窑姐!”“对!我们宁愿死,也不嫁给煤黑子,也不嫁给伤残兵!”

还有的说:“你真要解放我们,就先娶了我们中的一个姐妹。我们都愿意嫁给你!”所有的轰然大笑,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赵万刚面对这些什么话都敢说的风尘女子,脸红了。解释说:“首先,你们不要听信谣言,没有人要强行把你们配给煤黑子和伤残兵,这是谣言。是恶毒造谣,根本没有这回事!现在你们的婚姻是自由的,你们不再受人压迫,自主掌管自己的命运,掌管自己的爱情。其次,我是已婚者,主张的是一夫一妻制。所以,我不能再娶。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的同事中,有许多还是单身,你们可以自由恋爱,如果相互产生好感,愿意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的。现在首要的是你们要学习劳动技能,要树立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观念,你们也有两只手,不能吃闲饭,我们这里有缝纫组、绣花组、纺织组、打字组、园艺组、珐琅组、陶瓷组,你们对哪个工作感兴趣,就选择哪个组,学习技能,然后分配你们到工厂去工作,当一名堂堂正正的产业工人!”

大多数人愿意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小组。可是,有几个原来是高级的女子,不愿意劳动。她们摆架子,装病。其中一个外号叫桃红的,长得小巧玲珑,非常标致,倾国倾城,原来是清吟小班的头牌,说:“长官,不了粗活,就爱唱个曲,靠我的嗓子赚钱,难道不是靠劳动获取报酬吗?”

赵万刚得知她叫桃红后,马上把她请进了单独的房间,让桃红坐下。因为此时,赵万刚想起来中统特务代号“秃鹰”曾打入市公安局的辜梁曾交代说小桃红在场,听见段云鹏、池峰城、徐宗尧密谋潜伏的事。

赵万刚觉得有点尴尬,马上叫来助手做记录,说:“我想问你一个事。你当时在清吟小班对吧?还是头牌?”

赵万刚说:“你能否回忆起在北平和平解放交接的时候,也就是1949年2月初,段云鹏、池峰城、徐宗尧三个人在清吟小班密谋潜伏下来。当时,你在场。还劝他们多喝酒,少谈糟心的事?有这回事吗?”

赵万刚说:“段云鹏,保密局少将,1米65的个子,会轻功,外号‘赛狸猫’。徐宗尧,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少将,南方人。池峰城,河北省代主席,说话底气足,嗓门大,脾气比较大。后两位是和平起义的功臣,作为第一届政协代表,参加了会议,还作为代表在开国大典上光荣地在观礼台上观礼。如今有人举报说他们是假起义,真潜伏。说段云鹏和他们密谋的计划,你当时在场。”

桃红说:“原来你是来审问我的,不是对我有好感呀?让我空欢喜一场。我犯什么罪了吗?”

赵万刚说:“你没有犯罪。但是,你可能是在场的当事人,你的证词有可能关系到两位将军的前途或生死。”

桃红说:“别吓唬我,我可不敢乱说,万一说岔了,让两位将军送死,不是造孽吗!再说,如果真这么重要这么机密的大事,能当着我面去谈吗?还不第一个把我杀了灭口?”

赵万刚说:“你说的有道理,也就是即使见过这三个人,你也不会听到他们密谋的内容。那么,你看见他们三个在一起了吗?”

桃红说:“来我们这儿的没有一个好人!不是军阀就是军官,不是流氓就是恶霸。每个人都是干坏事的,干好事的不来我们这。”

赵万刚说:“你真是聪明,严谨,说出话来,滴水不漏。你说的也对,即使你看到他们三个在一起,也不能证明什么。麻烦你了。谢谢合作。”

桃红说:“我想唱曲子,用嗓子谋生,不想参加体力劳动,发挥特长,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赵万刚说:“不过分,也是不错的选择,发挥自己特长。如果你真有这方面的才能,我可以介绍你去曲艺团,当演员,专门给工农兵表演节目,但是不是唱靡靡之音,而是内容健康的曲艺。”

赵万刚马上联系了某曲艺团的领导,该团领导非常感兴趣,马上登门来考察有兴趣加入曲艺团的这些人的才艺。桃红等一批愿意唱曲的姑娘都参加了面试。

不过令人失望的是,这些人表演扭扭作态,唱的功夫一般,表演内容低俗,挑逗性强。曲艺团的领导摇了摇头。曲艺团的人走了,桃红等人泄气地躺在床上不起来。

赵万刚走进屋安慰她们说:“不要灰心丧气,曲艺团要的是真功夫,说明你们的功夫不到家,特别是唱曲子时,你们扭动扭动腰的,功夫都没在嗓子上,这怎么行?你们听听话匣子,也就是收音机里,人家是怎么唱的,字正腔圆,有板有眼,行云流水。而你们,嗲声嗲气的,搔首弄姿。好了,这也不怪你们,因为你们学唱曲时,师傅就是这么教的,为的是勾引男人。现在,你们有两条路,一条是下苦功夫,跟着收音机学人家怎么唱,另一条就是找别的出路,干缝纫、绣花,把唱曲作为业余爱好。”

这几个女的,根本不搭理赵万刚,躺在床上不起来。赵万刚说:“今天你们可以休息一天。这个假我准了。明天必须下到各组去学技能。早学好了,早点到工厂去、社会上去,过上自由的好日子和新生活。早一天走向社会,说不定就早一天找到你们中意的郎君呢!如果谁就愿意这么躺着,那么你们能躺一辈子吗?你们好好想想。记住那句话,不劳动者,不得食!”

赵万刚的话,体贴,没有训人的腔调,大多数人都理解了。第二天,大多数人都下到各个组去学习了。只有桃红还躺着,甚至绝食。赵万刚看望她说:“你病了吗?我摸摸你的脑门,不发烧呀,挺正常的。好吃懒做是不是,这是资产阶级臭思想。你不许再这样赖床!马上起来,学手工去吧!和大家在一起,心情就好了。”

赵万刚想了想说:“其实,你挺好的一个人,长得漂亮,嗓子好,身段好,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你要是听话呢,我认你做干妹妹,我以你哥的名义,求人家曲艺团的老师教教你。待你艺术造诣提高了,曲艺团也许就要你了。”

桃红听了,高兴了,抱着赵万刚就亲了一口,说:“亲哥哥,你真是个可心人。谁那么有福气嫁给了你。你收我做小吧。她做大,我做小,我不和那个姐姐争,就喜欢你这么个英俊的体贴人的有男子气的好汉!”

赵万刚推开了她,说:“不许胡来!妹妹,既然我是你的亲哥哥,就必须管教你,你告诉我一件事,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当曲艺团的演员?愿意不愿意走阳关正道?”

桃红想了想说:“愿意,打心眼里愿意。过去演艺人员是下九流,现在是人民艺术家,到处都受人尊敬。你看侯宝林、梅兰芳受到大家的尊敬和喜爱。”

赵万刚说:“这就对了,只有向他们学习,好好提高技艺,才能成为好演员、人们喜爱的艺术家。我看出,你是真想学曲艺。你的技艺还达不到人家的要求。如果你真想学曲艺,我可以找一个老师辅导你,就是曲艺团昨天考察你的那个老师,让他在业余时间教你正确的唱法,直到你学会了,然后再考人家的曲艺团。”

赵万刚和桃红结成兄妹。桃红有了希望,就有了动力。她白天学绣花,晚上和周末到曲艺团的老师家学唱曲。

赵万刚心胸坦荡地说:“艾梅,你多心了。这个干妹妹认下,对改造这些姐妹们有好处,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没有别的意思。别心眼太小。”

艾梅说:“狐狸精把你迷住了吧?现在不时兴换老婆吗,你就明白告诉我,你是不是想换老婆?人家又年经、漂亮,又会发骚,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这口吗?”

赵万刚说:“艾梅,我爱你,我不想换老婆!我们大学四年,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们的爱情?我们是经过生死考验的,请你相信我!”

艾梅说:“进城了甩老婆,是现在百姓最看不下去的事。大多数男人可以跟老婆共患难,但是不能共享福。我当老师,工作忙,身子沉,回家还得伺候赵士奇和沙亮等吃饭,忙得团团转,看不住你。你整天和那些狐狸精在一起,难免会出事。男人有权就学坏。你现在有权,谁知道你还是不是原来的你!”

赵万刚哑口无言。北京的姑娘见过大世面,娶北京的姑娘做老婆,就要受北京女人的气。在北京城内,家家当家作主的都是北京女人,受气的都是“上门女婿”。

桃红知道后,主动买了礼物登门拜访艾梅,并说:“嫂子,好嫂子。赵警官是好人,正派人。认我做妹妹,比我亲哥还好。我亲哥把我卖进了青楼。我以后经常来看您。我在曲艺团有了对象,是学唱京韵大鼓和快板书的一个小伙子。等我们结婚了,办喜事,一定请您出席。”

入冬,北京的冬天格外冷。大机关有暖气,而绝大多数老百姓住平房,取暖靠烧煤球炉子。艾梅住的四合院是个大杂院,院中有一棵腊梅树,到了隆冬枝条上绽出红色的小花苞,到了下雪天,开出的却是明黄色的腊梅花。五瓣黄黄的小花朵,散发出甜腻腻的香。艾梅采一束放在屋子里,满室生香。

赵万刚的组织关系正式从国办秘书局调入了北京市公安局,很快就任命他为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配合乔剑工作。

北京市民欣喜看到北京建设速度的加快。广场为城市中心,广场中心要兴建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广场两侧要修建人民大会堂和中国革命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在北京城内,还要兴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钓鱼台国宾馆、华侨大厦、北京火车站、全国农业展览馆等,又称“十大建筑”。

北京怎样建都,著名学者梁思成教授建议中央,老北京城不要动,在旁边建一个新北京城,但是这个意见很快被否定了。赵万刚是支持梁思成先生意见的,要尽最大限度地保护古城的旧貌,对这些免予战火的文物,要尽可能地保护下来。但是赵万刚被市局的同事讥讽为“梁陈派”(即梁思成和陈占祥主张保护古城),而其他大多数同事则是“拆城派”。社会上的两大派争论不休,“拆城派”认为古城一无是处,是藩篱,是囚禁新生活的牢笼,必须拆除。“梁陈派”则认为古城是人类文化遗产,是明珠,必须好好保护,否则子孙后代就再也见不到这么美轮美奂的建筑了。

可是这天一上班,梁思成就来报案。赵万刚带助手景文彬接待梁思成先生。梁思成,中等个子,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清瘦,十分俊朗。穿着一套花格休闲西服,西服上衣胳臂肘部有磨破了痕迹,显然和他常年伏案和野外考察有关。他讲话情绪平和,语速较慢,每个字似乎都是深思熟虑后准确表达出来的。

他说:“我在潘家园鬼市,发现有人盗卖佛头,而这个佛头,是隋代四门塔中的佛像之头。我在几年前山东历城考察时偶然发现了这个隋代建筑,里面有多尊佛像,栩栩如生。我和妻子林徽因拍了照片,还写了文章,发表在国际期刊上,引起轰动。也许,正因为这篇文章,文物贩子寻着线索,找到了四门塔,盗取了佛头。如今,竟然在首都鬼市上兜售。我给这个人拍了照片。”

梁思成出示了照片。照片上一个戴草帽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手指着一尊木质的佛头兜售。这尊佛头造型生动,面带微笑。而一个外国人,正在和他讨价还价。

梁思成是清朝末期著名大学者梁启超的儿子。梁启超拜康有为为师,从此走上了维新的道路。1895年,腐朽昏庸的清政府为求和,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康有为、梁启超发动了著名的“公车上书”,揭开维新变法的序幕。而梁启超的《中国少年说》家喻户晓。梁家一门九子女,各个皆是精英,是栋梁之才。梁思成带领自己的建筑遗产保护团队,走遍中国许多省份。通过测绘、拍摄,将两千多件古建筑遗物记录成册,为研究历史提供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其中,他们在山东历城的偏远山区里发现了一座建于隋代大业7年的四门塔,举世震惊。其中四门塔中佛像的真容,更是造型精致多姿、神态栩栩如生,是中国古代佛像艺术的精品。这一发现,填补了史学家对中国隋代塔记录的空白,并为总结隋代佛塔建筑形式提供了依据。

赵万刚感谢梁思成先生提供的线索。并说:“您的学问让我敬仰,特别是您大力主张古城保护,我支持您!”

梁思成苦笑了摇摇头说:“非常遗憾,这么优秀的古城,这么宝贵的文化遗产,很快就不复存在了。令人痛心!”

赵万刚同情梁思成先生此时的心情,也唉声叹气了一番。然后仔细看了看照片,一眼就认出,那个外国男子是几天前在“脏地”袭击过他的三个白俄男子之一。于是,赵万刚和景文彬在送走了梁思成教授之后,兵分两路,赵万刚带人直扑“脏地”,景文彬带人直奔潘家园,寻找戴草帽的中年男子。

很快,赵万刚通过冬妮娅这个熟人,找到了那个白俄男子,叫安德烈。这个安德烈正在和几个朋友喝咖啡,欣赏他用15块大洋买来的佛头。对方要价一百大洋,他成功讨价还价,用15块大洋就买了下来。他的朋友都在夸奖他,弄出中国,至少可以卖五万卢布。正说着,被赵万刚带干警抓个正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这个安德烈犯下了倒买倒卖文物罪。人赃俱获。

景文彬那边通过走访群众,也在几天内抓获了那个戴草帽盗卖佛头的中年汉子。还通过审讯,抓获了他的同伙三人。

案件审理清楚后,移交检察院,经过检察院起诉,人民法院审理。这几个文物贩子被判了十五年和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以来,第一起被审理的案件。有法可依,从此掀开了中国文物保护新的一页。

但令人遗憾的是,年底的一天,北京皇城的西城门——西安门意外失火了。火是从西安门的南头烧起的,那里住着清洁队,他们夜里取暖,烧木头,不慎把房梁燎着了,火借风势,风借火力,很快就发生了爆燃,数百年干透了的木头和木结构的大殿,顷刻间成为熊熊燃烧的巨大火场。

“救火啊!着火了!”清洁队的人着急地呼唤。有的还跑到附近居民家借水来灭火。那时候,普遍还没有自来水,居民们都是打井里的水,存在自家的水罐里,而这点水正所谓“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用。

那时一般人家没有电话,报火警也难。大火持续燃烧,到第二天凌晨,西安门被大火彻底烧毁。后来,市政府决定拆除。再接下来的是,大规模拆除古牌楼、古城墙就开始了。甚至报纸也提出这样的口号,动员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居民去拆城墙,“用封建主义的砖石木料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房屋!”

就这样,那些古城砖、古木料成为各单位白用的资源,百姓也争相把这些白用的资源运到自家院子里,修房子,铺地面。诺大的周长100多公里珍贵的古城墙,和城墙上碉楼、箭楼等建筑,非常可惜,被“拆城运动”弄得消失殆尽了。

梁思成听说后,痛心疾首,立刻口吐鲜血,晕倒在地。林徽因发现后,马上把丈夫送进了医院。经过医务人员抢救,脱离了危险。

Tags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